风暴眼|实探恒大球场:停工一年半荒状退还 恒大全国退地变卖加速

  8月4日晚,集团公告称,退还广州恒大场DìKuài使用权。

  55.2亿元的出让金退款,将入库政府Zhǐ定账户,其中6.16亿元将转到专项监管账户,用于保交付、解决相关债务以及拖欠的项目员工工资等。

  凤凰网房产来到被称为“莲花球场”的广州恒大足球Chǎng发现,目前项目仍处于停工状态,除了部分闲置在工地的机器,Jǐ乎很难见到人。原计划在球场旁修建De公寓也无建设迹象。

  据称,恒大当年摘下这块足球场时,拿地价高达68.13亿元,预计投资超Guò120亿元,莲花造型设计方案甚至由亲自构思,被坊间称为“恒大之光”。

  但由于持续一年没有正Cháng施工,这个原计划“能容纳10万人”的足球场,如今装下的只有疯长的野草和一些施工机器。

  交易频繁:Liǎng周内三起重大转让消息

  50多Yì,Duì比恒大巨额的资金窟窿,不堪一提。但这份公告背后,恒大变现的消息Míng显加快,却引人关注。

  恒大退还足球场的公告距离恒大物业Cún款调查公告发布,仅隔了11天,而就在恒大物业公告后,市场立即传出了国资接盘的消息。

  据风财讯小道消息,恒大物业目前最大的意向接盘方是越秀服务。

  在Zhè11天里还穿插了一个“重要消息”,即家族旗下的长实集团,Gǎn在7月28日截标前一刻,决定入标“恒大香港总部大楼”的拍卖。

  上一次恒Dà香港总部大楼传出引人关Zhù的竞标人信息,还是在2019年8月,对象Shì越秀地产。

  和去Nián相比,今年恒大集团的资产变卖消息,Liú传周期更短、Xiāo息更频繁。

  许家印及家人也在今年多次传出打折变卖境内外多处豪宅和私人飞机的消息。

  清退加速:两年内Tuì地或超百宗

  2021年暴雷以后,恒大地产的项目除了停工,大多都遭遇了转让或收Huí。

  首先从可见,恒大集团2020年和2021年上半年的Zǒng土Dì储备项目分别为817个和778个,一年之内少了40个土储项目。

  而Cóng2020年到2021年,恒大的销售额还至少能保Chí2.3%增长。

  恒大土储缩水的速度,远高于销售变现的速度,侧面印证期间恒大转让/退出了不少项目。

  据Fèng凰网风财讯不完全统计,2021年以来,恒大公开可查的退出项目约62宗,其中涵盖主Dòng退出和被动收回的项目,Qiě“清退”在持续加速, 若粗Lüè统计Wèi经公告的项目,或已有百个。

  而其中,在河南多个城市恒大被收Huí的地块就已超过25宗,另外在河北、海南等地也有多宗地块退回。

  尤其是海南的项目最为知名目,例如恒大收购于(行情,)中国的海南8宗Dì块,在2021年12月10日正式被批复收回。

  恒大Zài海南人工旅游岛“Hǎi花岛”在JīnNián4月一度传出被“责令拆除”,后官方称暂时不拆了。

  值得一提的是,上述被回收和清退的地块,土地出让金几乎都先被转入了政府专门账户进行管理,首要解决Xiàng目和企业相关的工资、款项和债税问题,剩下的可能才会考虑回流给恒大公司。

  帝国瓦解:资产亏本甩卖 目前仅Chū售4%?

  恒大帝国曾经有“七大产业”和一个金融羽翼。

  七大产业即恒大地产、恒大、恒大物业、恒腾网络、房车宝、恒大文Lǚ(童世界水世界)、恒大冰泉;金融Bāo括恒大、盛京、恒大金服。

  如Jīn恒大帝国正由整体到分支,逐Yī瓦解。

  恒Dà地产曾经稳坐房地产销售榜第一把交椅,在2020年时销售金额达到7232亿元,半年Xiāo售金额在3000亿元以上。而2022年上半年,恒大的销售金额仅122.6亿元,地产Shén化早已不再。

  恒大物业作为曾经排名前列的物业服务公司,2021年Dǐ营Shōu规模达到78.73亿元,市Zhí近400亿港元。陷入流动性困难后,恒Dà物业一直“待价ér沽”,在和的合生系“闹崩”之后迟迟未找到Hé适的买家。近日伴随恒大物业存款调查àn公开,传出新Mǎi家为“越秀服务”的消息。

  恒腾网络曾拥有南瓜电影、儒意影业等视频平台和影视制作公司,前者累计注册会员超5500万人。2019年,恒腾网络11%股权被卖给两个买方,总代价32.5亿港元,回收现金约11.8亿港元。

  恒大冰泉的股权分Liǎng次出售,第一Cì是2016年9月,恒大与Bù同的独立第三方签订协议分别出售了粮油、乳制Pǐn、矿泉水业务,总代价27亿元;2019年8月恒大冰泉剩下的49%股权,以Yuē20亿元的价格出售。

  恒板块的盛京银行也连续两次被出售,分别套现10亿元和99.93亿元,此Hòu恒大退出盛京银行第一Dà股东行列。

  金融板块的Héng大人寿尚无明确转让信息,但恒大人寿Cháng年增收不增利,宏观Fāng面Zé不断“遏制房化泡沫化”,未来恒Dà逐Bù 退出的意图明显。

  恒大财富(即Héng大金服)目前仍处于投资Zhě的维权拉锯战中,引进战投和投资者是趋势,但难度不小。

  另外Zài去Nián8月,恒大转让了所持深圳高新投集团的7.08%股权,叫价10.4亿元。恒腾网Luò、房车宝、嘉凯臣等非核心业务也被陆续出售,有数据统计称,恒大通过出售及引入战投等方式从“非核心板块”业务变现约600亿元。

  统计Kè见,上述已出售的Zī产(Bù含地产项目),仅占恒大总资产(2020年Shù据)的4%左右。这意味着恒大还有不Shào资产,有待盘活。

  但值得一Tí的是,上述资产处置,恒大基本都是亏本或折价变卖,并且幅度越来越大。

  一鲸落、Wàn物生。恒Dà这条鲸鱼奄奄一息,预计会有更多“老饕”Miáo准Zuì后时机下手,恒大资产变卖的消息也会更加频繁。